与有荣焉

杂食动物属性混乱
千苏
all千真滴很好磕
迪丽热巴×程潇×沈月 女神
拒绝基本大势cp

本命一抓一大把,墙头一望到处有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必看!必看!】
2018年12月31日补充:
各位,这个方法在 Lofter App 更新后已经失效了。解决方法看这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瞎写。

每天一个片段

幻想是美好的。

所以……

——

  大课间铃声一响,我随着同学的脚步走向操场。
“林玖桉,你那个学妹,邹…邹玉萌是吧?让你帮忙把她的书给她弟弟带回去。”

我伸手接过杨诚诚递过来的书,问:“她弟弟是哪个来着?”

杨诚诚嘴角一撇,指向坐在操场边上的白净少年,“喏那个啊。嘶,按理来说他弟弟长这么好看你不应该没印象啊哈哈哈。”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不也一样!再说,姐姐喜欢长的好看的人有错吗?!”

杨诚诚对我摊摊手,去了操场中间。

我看着她走到班级里找同学,转过身望向那个男生,无奈的看了看手里的书,叹了口气,朝着他走过去。


我站在离少年两步远的地方,组织了一下语言,顺带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和蔼的笑容。“嗯...那个,你是邹玉萌的弟弟吗?她让你帮她把书带回去。”

他听见我的声音抬头看着我,乎不可见的皱了下眉。显然是不满意麻烦他,我看着他站起来转身要走,但是忽然又折回来拿走了我手里的书,全程一言不发,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啧,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酷的吗??!”

我撇撇嘴开始往树荫下走,走了一半就看见大部分同学已经陆陆续续回班级去了,但是我们班今天这节是体育课而且体育老师带着同学去参加市级运动会了,所以这节课我们就自由活动了哈哈哈。

杨诚诚看见我回来一个箭步飞奔过来对着我一阵挤眉弄眼,“怎么样,有没有和他搭上话?要到QQ微信或者电话了吗?”

我推开作势要靠在我身上的许晔,对着杨诚诚翻了一个白眼“我就是去送本书,你以为我去搞联谊啊?”

“也不是不可以嘛,只要你想,我就能办到!”

“你可差不多得了吧,祖国幼小的花朵你也敢残害,啧,真是禽兽。”

“怎么说话呢,我这叫合理利用有效资源并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将利益最大化,又称,肥水不流外人田。”杨诚诚站在我面前一边挑眉一边冲我滔滔不绝的向我输出 杨诚诚理论 。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不过那学弟你也就只能想想了,人家可傲的很呢。还有,许晔,你准备什么时候从我身上下来?”

杨诚诚非常不在意的摆摆手,“傲怎么了,再傲咱班还不是成群都是漂亮妹子不信他没有喜欢的。”

完全靠在我身上的许晔听见我说的话以后,不仅没有松手还把我搂的更紧了。“不,我热还累。”

“你热我也热啊,我也不是制冷器,你干嘛挂在我身上啊。更何况你靠在我身上就不累了吗?!”

许晔不屑的切了一声,说到,“你身上没有制冷器,靠在你身上我依旧还是很累,但是,我不能让我自己一个人热着。”

我默默的对着许晔树了个中指,“你给我滚。”

“我不。唉,琳玖桉,那学弟长的好看吗。”

“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的,还挺高的,怎么了,看上人家了?”

许晔拍拍我的肩,冲我翻了个白眼道:“你可去一边子的吧,老子看上个毛都没长全的臭小子?做梦了啊你,再说了,就你这个个儿……一米七对你来说都是高的好吗。”

我打掉她的手,瞪着她,“说话就说话,你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呢。长的高了不起啊!”

许晔揉着手对我说,“我可没攻击你啊,我这不是怕你栽在那小子身上吗?”

我瞥着她,“就一面而已,我是那种肤浅的人吗?!何况级部都不一样能有什么交集,想太多。”

“切,你等着吧。两月以后校运动会你作为3000米和5000米的战将能没有见到他的机会?一个月后校辩论赛你和他都是优秀学生能不上场?半个月以后还有公开课肯定也要拼班讲的好吗?还有,你是不是忘了他还有个姐姐你还有个学妹叫邹玉萌啊??”

“你可得了,说的跟真的一样。谁知道他跑不跑得动长跑还有就算他是优秀学生辩论赛我也不可能和他一组,再说了,公开课你怎么知道拼班就会和他一个班啊,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好吗。”

我冲着许晔摆摆手示意她我回班看书了。

“哎,你等等我啊!”身后的许晔急急忙忙赶过来跟在我身后。“走那么快干嘛。”









高中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时间磨磨蹭蹭一下就溜过去十多天,夏天的傍晚依旧是闷热的,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布置完作业,把粉笔放回粉笔盒里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又继续批今天的小测。
“同学们都知道高一的公开课视频马上就要提交到市里了吧?今年咱们还是一样,和低年级一起录。许晔,你作为班长啊,今天晚自习带着班级前16名和高一九班的同学稍微对一下课本,明天咱们两个班过一遍流程。”

老班站在讲台上看着许晔点头以后手上动作一刻不停又开口:“林玖桉,夏雨,你们俩作为班委今天晚上帮着点许晔。还有,前16名的走读生待会儿过来跟我要晚自习留校的证明。好了,小测发下去,错一个改三遍,今天晚上再默一次,明天重新抽。”

下课铃刚打老师就带着走读生走了,许晔一屁股坐在林玖桉前面,“今天晚上作业还挺少的。开心。”

“啧,也就是要录公开课作业才这么少,你过几天就没这么轻松了。”后座的夏雨对许晔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抨击。

“干嘛打击她,让她开心开心,今天晚上作业这么少她还能去看学弟们的美颜。哎,许晔,你今天晚上做梦得笑醒吧?”

“啧,你们俩就知道开我玩笑。”

“得了,你俩大小姐去不去吃饭啊,一起啊。”

许晔一把把我从位置上拽起来,另一只手拉着夏雨就往门口冲,“走走走,吃饭是大事。”

被许晔拽着的夏雨甩了甩她的手,“吃吃吃,猪吗?”

我在旁边悠悠的接过话茬,“她能吃你是第一天知道吗。”

“你们俩死吧。”












晚自习考虑到还有走读生的原因,所以第一节课我们就去找他们合稿,但是我们没看见全部的人,他们班是出了18个人,除去有三个走读生家长已经接走了,还有两个人在班里看纪律所以我们总共就看见了十三个人。

流程过的还是很快的,毕竟我们都学过了,带着他们读一遍课本把重点稍微讲一下,跟着导学案过一遍就完了。

往班里走的时候我想起许晔说的会有交集,我便撞了撞她的肩膀,“怎么样,没看见那个学弟的心情是不是非常不爽啊?”

许晔白我一眼,“你就知道幸灾乐祸,不还有五个人吗,等着。”

哈,等着就等着,我还就不信了,是真能看见他怎的。


于是,当我和那个少年坐在一起的时候,我的世界是玄幻的。

缘,真是妙不可言~。

呸!!!

鬼知道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内心简直崩溃。

世界为什么这么小!

我看着许晔从前排探过头,对着我挑了挑眉,瞬间,我就有了杀人的想法。

知道了还敢不告诉我!





“苏左,你把昨天的你们过的流程跟我说一遍。”讲台上老班那着粉笔抵着讲桌,看着那个什么...苏左。

对了,那位少年,名叫苏左。

我身边的苏左站起来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我看他一眼,无奈地站起来。“老师,他昨天晚上不在。好像是被家长接走了。”

老班抬起头看了我俩一眼,“坐,昨天晚上不在的几个人待会好好跟一遍。”

……

我坐下时候,分明听到了低声的一句 谢谢 。可我转头看他,他却认认真真盯着老班已经开始的板书走流程,仿佛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
















后面几次的练习我都是和苏左坐在一起,我和他熟了那么一些,也渐渐知道他成绩很好,在班上前几,和我一样都是优秀学生。魔方和轮滑6的一匹,虽然话不多但是却在班上出乎意料的好人缘。

到后来,我也和他打过几次照面。第一次,是在辩论赛也看见他了,我在高二组,他当然在高一组。我们班止步季军,他们班却在他的带领下直取冠军。第二次,是在运动会上,他报了男子3000米,田径比赛都是女子组先比,所以有幸看见他比赛时的样子,嗯,那头发,像是用了飘柔来的。当然,他跑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有为他加油。

唉,都被许晔这家伙说准了。
可谁能想到,第三次,也被她说准了。
因为第三次见他真的是有邹玉萌我才见到他的。


一眨眼,高二学年瞬间就过了半个学期。
所幸考试成绩还行,勉勉强强班级第七。还能过个好年。

学妹邹玉萌表示要在开学以后请我去郊游,当做期末考试前我为她补课所做的酬劳。

毕竟也是有人请,所以就算是我知道了还有一些她的同学的时候,我也咬牙答应了。就算到时候再尴尬,苏左也在,不怕找不到说话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和邹玉萌打了招呼说要带个同学过去。

只不过,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去郊游。

开学一个月以后,我就被通知这周六郊游,带点吃的什么的,到时候苏左来接我。

地点选在在枫亭。枫亭的话,依山傍水,挺多人郊游野餐都会选在那儿。但是,我作为一个宅女,确实是没去过。

苏左来接我的时候,我才刚刚把东西收拾好。
当我急匆匆下楼以后,我才发现我们俩穿的有多像情侣装。
S家的同款不同色帽子,鞋子是A家的情侣款,围巾撞色,衣服同样也是P家的。

苏左看见我拎的满满一袋子东西,皱了皱眉,“你这都带了些什么东西?”

“我自己做的点心之类的,还有寿司和小笼。看你什么也没带,到时候要不要吃?”

“不要,你自己吃吧。”他顿了顿,盯着我那袋子,又小声嘟囔了句“这么多也吃的完,猪吗。”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要以为小声一点我就听不见好吗?!还有,这么多谁吃的完啊,你才是猪呢。我明明是去分享的,懂什么啊真是!”

他被我这么说竟然也没恼,乖乖的站在那里听我训他,我说完了他就默默把袋子拿走挂在车把上,然后骑上车单脚撑地,侧过脸看着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到了地方你再说我是猪也不急。”

我一边拽着他的衣服一边坐在后座上还不服气的说着 “你本来就是猪,会哼哼叫的那种。”

我坐在后面隐约听见他的笑声,“好好好,我是猪。到时候你这些吃的就都是我的了。”

“哼,又不是你说不吃的时候了。还有,你以为你顺着我的样子很帅吗,我告诉你,并!没!有!”

“……啧,戏精。”

我听着他这话,一时之间找不到话来反驳,气的我只能打了他后背一下。







差不多半个小时吧,我们就到了枫亭。他刚停下,我就直接下来准备往前跑。苏左右手拎着我那袋零食,然后眼疾手快的用左手拽住了我的围巾。
“你不是第一次来吗,不认识路还敢瞎跑,你当你那路痴属性是废的吗。”

而我……被他刚刚那一拽差点勒死QAQ。
还有,你都上哪知道的我第一次来,还有,谁告诉你我路痴的??!
我宅女和路痴的属性一下就暴露出来了啊!!!

无奈之下,我只能被苏左拎着走。
(真·拎着脖子走。苏左虽然比我小了一届但是长得高啊,我这身高勉勉强强160都是撑死了TAT)

兜兜转转走了快有十分钟,才看见邹玉萌他们的身影。我看见了邹玉萌就相当于我脱离了苦海,毕竟不用被拎着走了啊!

当我和他们集合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中午了。他们都在准备吃的了。
所以当我把做好的食物拿出来就直接被瓜分了。

我抱着仅剩的一包榴莲酥,两盒小笼,一盒寿司坐到苏左身边时,他的表情……是非常难以言喻的。

“呐,尝尝吧。我做的寿司。”

苏左盯着那盒寿司挑了挑眉,“你确定,能吃?”

我对着他温柔一笑,“放心,拉肚子是免不了的。”










“其实,你不知道我和邹玉萌是什么关系对吧?”

当我们都已经吃饱喝足正在消食的时候,远离人群的我们两个,都已经早早休息好了。
只是,苏左……?

我望着他,他盯着地上的落叶,淡淡的开了口。
“我和她是姐弟,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我妈去世了,邹玉萌她妈离婚以后和我爸重组了家庭。”

“我以前以为,邹玉萌是讨厌我的,所以才会频繁的给我东西指使我让我帮她带东西回去。其实那天你拿过来的那本书我当时记就没想接,想着不可能再帮她带东西。”

我从善如流的接过了话茬,“那为什么又带了呢?”

苏左冲我笑了笑,“因为我怕她跟我爸告状啊。就算她只是跟阿姨提了一下,爸爸和阿姨也会苦恼怎么样才会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呢。邹玉萌其实对我挺好的,有好吃的会给我留一份,好玩的会买一份回来给我,知识点没写好也会帮我补充完整之类的。

“所以,我能发现这些变化,还是要谢谢你了。”

“谢我?为什么?”

苏左突然塞给我一个盒子,“这个回家再看,至于为什么要谢你,等我改天跟你说吧。”

“搞什么啊,这么神秘。”

那天的郊游因为苏左,我也没有性质再玩下去,跟邹玉萌打了声招呼,就让苏左送我回去了。



回家以后打开那个盒子,才知道立马装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是纸叠的玫瑰花。
红色的。
热烈的。
灿烂的。




……

“呼…”
今天是苏左约的我。
应该说的是那天没有说完的话吧。

我和他约在我家小区的公园里,晚上。

没过多久,我看见苏左绕过树,一步步朝我走过来。

啪,啪,啪。

像是一步步走进我心里。

他在我面前站定,露出一个笑。
和以往的都不同。

是轻松且愉悦的。那种笑容。让我不自觉也开心的。

就在我快要被他的笑迷进去的时候,他开口了。

“姐姐,”

什么情况??叫我姐姐了???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

那些玫瑰花里。
其实有秘密。

啊?你问是什么啊?

哼,不过就是什么时候对我起了贼心而已。


“不好意思,我从不在酒店过夜。”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是我们大佬本人没错了。